宝岛大剧场-从爱丁堡艺术节到台湾大拜拜

源头学问 admin 评论

每年夏秋之交的爱丁堡气候凉爽舒适,早晚还得穿件厚衣才能御「寒」。充满历史场景的城市景观结合战后开展的节庆传统,造就国际数一数二的爱丁堡艺术节,每年吸引数以近百万计的国际旅游人口。这个城市艺术节其实不是单一艺文活动,而是由国际艺术节、艺穗节

每年夏秋之交的爱丁堡气候凉爽舒适,早晚还得穿件厚衣才能御「寒」。充满历史场景的城市景观结合战后开展的节庆传统,造就国际数一数二的爱丁堡艺术节,每年吸引数以近百万计的国际旅游人口。这个城市艺术节其实不是单一艺文活动,而是由国际艺术节、艺穗节、军乐节、图书节、电影节、爵士乐节和多元文化节连结而成,从大小剧场到教堂或临时舞台,风格不同的视觉、影像、戏剧、音乐、军乐与文学展演推陈出新,热闹不已。

从爱丁堡做观察,艺术节的魅力主要并非来自室内展演,而是整座城市跃动,以及街头自然瀰漫的氛围。潮水般的游客,原本就不乏爱好艺术或喜欢大自然的雅士,他们给爱丁堡带来繁荣,历史古蹟与城市空间因而更形鲜活,苏格兰格子呢布、威士忌酒等传统产业行销也更热络。走在街头,很容易感受当地市民的光荣感,并展现出对外地人热情、友善的态度。游客成为艺术节主体的一部分,连抱只大狗,坐在街角一隅的流浪者都成了场景,前面放着「无家可归、我肚子饿,我的狗也饿了」纸牌的老步数,少说已行诸数十年,却依然有效。狗儿静静地依偎主人身旁,无辜的眼神确实让人怜悯,不自禁地丢个铜板,由主人代收。

主办单位针对城堡与王子街一带的街头表演略做整合,竖立起特技、歌唱、舞蹈、魔术、脱口秀的表演时序的告示板。艺人多走搞笑路线,并擅于邀请观众客串。一位中年福态的女艺人身上披着「一九六三澳大利亚小姐」彩带,拖着行李箱走来走去。她从箱子里拉出繫着几件内衣的长绳,与观众哈拉一会,随即大声说:「我是一九六三年澳大利亚小姐,你们记得吗?」没有人回答,突然有一位穿着T恤的秃头老先生高喊:「我记得,我是那一年的澳大利亚先生呢!」观众大笑。女艺人邀他出来,两人一搭一唱,接着再找出中年法国人和年轻的苏格兰男孩,连同澳大利亚先生三人分别模仿选美秀。最后,「真正」的选美皇后─女艺人本人,坐上三位男士以双手搭成的「轿子」绕场一週。

我原以为三位男士是女艺人事先安排的柱仔脚,至少澳洲先生必属她的搭档,后来才知都是临时披挂上阵。

另一场让我印象深刻的街头表演者,是以呼拉圈结合舞蹈与特技的年轻东欧女艺人,她向围观的人群徵求临时男伴,话才说完,一位中年阿拉伯男士从观众中窜出。女艺人边表演呼拉圈,边跟他打情骂俏。一个翻滚,原来的短衣短裙与头饰变成简便的新娘婚纱,手上多了一束塑胶花。路人甲主动跪下求婚,女艺人随即跑到观众群中,拉出年长的路人乙,「爸爸、爸爸」叫个不停。结婚进行曲从简陋录放音机响起,路人乙挽着女艺人一步一步从观众群中走出,后面还跟着临时被拉出来扮演花童的少女…。

街头现场有不少小孩随着大人观赏节目,当被叫出来帮个小忙时,个个喜不自胜。表演结束后,他们在家长鼓励下,拿铜板丢到艺人手捧的布袋内,一副很有参与感的模样。单就内容而言,爱丁堡的街头表演未必超过台湾夜市的打拳头、卖膏药,及各种歌舞落地扫。然而,城市空间、景观与表演者、观众所共同烘托的节庆氛围,却非台湾任何打着艺术节旗号的活动所能望其项背。

爱丁堡艺术节的氛围,如果一定要拿个台湾经验做比喻,大概只能以各聚落大拜拜演戏,江湖艺人做场,居民準备流水席接待亲友的节庆气氛差可比拟。大拜拜的热闹不只表现在杯觥交错的家庭场景,更是聚落空间自然散发的「闹热」。大拜拜追求的是人神交欢、宾主尽兴,西方艺术节则讲求个人与空间、艺术的结合,两者基本性质不同。台湾主办艺术节的「头人」,如能以两个画面做比较,思考如何呈现空间特质,吸引艺文团体主动参与,游客不只来探望亲友、吃喝一番,亦乐于了解在地空间,参与艺文展演,差不多就掌握艺术节的本质了。

(作者为台北艺术大学教授)

(中国时报)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